Login Form

那是身心俱疲

2020-06-13 20:49

高压重负之下,柴生芳终于倒下了。在他离世的前一天,他的女儿刚刚过完3岁生日,要爸爸来兰州一起拍生日照。他以“工作忙,顾不上陪,周末回家再陪母女俩拍摄生日纪念照”为由拒绝了,谁知这与家人的最后一次见面机会,就这样失去了。

对于广大干部来讲,不能一味指责部分群众“不明真相”。认真反思网友恶意质疑背后的原因,才会明白哪怕一个官员的不检点、不作为也会殃及整个干部队伍的形象,才能感受到肩上责任之重,才会修身守正、一心为民。

在临洮工作以来,他跑遍了全县的323个行政村,行车总里程达4万多公里。今年4月下乡被群众围住反映情况,他现场办公、安排落实,事后多次询问、亲自督办。7月定西地震后,他翻山越岭,长途跋涉,徒步行走近4个小时,到灾后重建难度最大的“划不着山庄”入户走访。

这样一位县长的猝死,为何会在网上引发如此多的质疑?客观地讲,网友充满恶意的评论,有一定的社会现实基础。近年来,非正常死亡的官员越来越多,其中不乏在灯红酒绿中喝酒致死、在涉腐调查前自杀身亡的先例。加之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、媒体监督的增强,一批贪污腐化的“蛀虫”官员被挖出来,公众在愤怒之余也加深了对整个干部群体的误解。

消息公布后,在网上引发了不大不小的讨论,其中不乏一些尖锐刺耳的质疑声。“真的是工作而死吗?”有网友怀疑是不是因为“声色犬马”、“吃喝嫖赌”掏空了身体。还有网友揣测是不是犯了事儿害怕公检法来查,所以“畏罪自杀”。更有甚者还称“早就该死了”、“莫名其妙开心!”

跟他共事的同事对他更是赞许有加。“他白天工作,晚上挤出时间来学习,主要学习国家的政策、法律等,他对自己要求更高,自律意识也很强”,临洮县副县长郭海莲说。

今年碰上多事之秋,临洮县委书记石琳说,该县今年面临灾后重建、精准扶贫、该县正常的项目建设等任务,比往年工作量多了三分之一。石琳说,用累可能不足以形容柴生芳身上的担子和压力,那是身心俱疲。他基本上没有周末,中午也不能休息。“他一直处于超负荷状态。”县政府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介绍。

但网上的无端猜测、恶意调侃,却与当地群众的举动形成了鲜明反差。18日中午,当地群众早早自发守在道路两侧,高举着“临洮人民的好儿子”、“人民的好公仆”、“柴县长一路走好”等标语和横幅,用最朴素的方式挥泪送别这位因公殉职的好县长。

翻开柴生芳的履历,就不难理解他为何如此好学。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,后又被公派到日本国立神户大学留学,先后获得艺术史学硕士和文化结构博士学位,堪称“学霸”。

从16日临洮官方网站通报的柴生芳离世前一天的工作内容,我们或许可以看出他到底有多忙多累。

邯郸日报社总编室主任李春雷在其博客中写道:“他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,红光满面,精力充沛。奈何突然殒失?实在太累了,太累了!痛哉!惜哉!”

从14日上午8时05分开始工作,至15日凌晨1点30分结束开会,柴生芳连续工作长达17.5小时。在此期间,他先后接待来访群众、调研引洮工程、主持召开捐资助学表彰大会、检查县城北大街改造工程、实地查看城区东大街等道路情况,并于晚上19点30分主持召开县政府常务会议,会议从19点30分开始至15日凌晨1点30分结束,持续六个小时,共研究了22大项53小项政府工作。

8月15日,甘肃一位县长去世了。当日凌晨,临洮县长柴生芳在办公室睡觉时猝死。经法医检验后,确定死亡原因为:因患睡眠重度呼吸暂停综合症,加之劳累过度,诱发心源性猝死。

但是,这些都不能成为网友去恶意质疑所有干部的借口。应当看到,虽然干部队伍里存在害群之马,但更多的还是像扑火救灾献出生命的杨刚、抗击台风牺牲的郭起森、林维勇这样为百姓做实事的好干部。只有认清干部队伍的真实情况,才能理性地对待官员的死亡,避免出现标签化的认知、污名化的猜想。

这样一个“学霸”,却放弃了知名高校的高薪聘请,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回乡工作。在甘肃省委办公厅工作了几年后,他又主动请缨赴“贫困苦瘠甲天下”的定西市工作,先后在陇西、安定、临洮县区任职。